【瑜昉】钥匙圈

小兔几钥匙圈过于可爱,几度差点昏厥,趁还没死绝摸个段子。


请勿上升。






*

黄景瑜有一个钥匙圈。


小白兔的款式。


是尹昉给他买的。


准确来说,是他挑的款式,尹昉付的钱。


那天他们吃饱喝足下楼遛弯,在便利店买了可乐找的零钱在口袋里随着散漫的步子时不时铛啷两声。楼房后头有个胡同口趁着夜色拉起了一摊摊的商贩,做生意的小夜灯一个个比大马路上的路灯还亮。


遛着遛着他们就拐了过去。


黄景瑜跑到小摊贩前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动作有些夸张。尹昉看着,就这样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黄景瑜回头看那个人笑得露出了兔牙,还前后晃着身体,稍大的牛仔外套随着他的动作摆着。


尹昉没有收起笑,咧着嘴晃到黄景瑜身边,和他一起看那些小玩意。


“笑你,像个刚进城的小孩。”


“那你要不要给小孩送点小礼物?”


挑选了半天的黄景瑜把手上拿着的东西给尹昉看,借着小摊上那亮得刺眼的灯看清了是个钥匙圈,普普通通的黑色小铁环,不那么普通的是上面趴着一只小白兔。


尹昉笑得更明显了:“你喜欢这个?太可爱了一点吧,黄景瑜小朋友。”


黄景瑜故作正经地点点头,认真地对尹昉说:“没错,黄景瑜小朋友就是很喜欢这么可爱的小白兔。”说罢,将手里的钥匙圈拎起来,眼神在钥匙圈和尹昉的脸上转来转去,良久,又道:“但是我更喜欢比小白兔还可爱的尹老师。”


尹昉脸上的笑一下就刹住:“哎!就你贫!”还嘟囔了些什么,手肘就往黄景瑜身上捅。


“那你给我买嘛尹老师。”黄景瑜拎着钥匙扣没有躲。


“这么个东西你要带出去啊,一米八七的小朋友不嫌丢人?”


尹昉拿过那个钥匙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圈圈上的小白兔越看越可爱,再抬头看看黄景瑜,他噗嗤一声又笑了。


黄景瑜被他搞得莫名其妙:“不是,哎,我说你乐啥啊?今儿这么高兴?还在笑我呢还是喜欢我夸你可爱?”


“都喜欢都喜欢。”尹昉这下真的被逗乐了,对着手里的钥匙圈边点头边笑,越发觉得这小白兔和黄景瑜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来的可爱是对等的。


终于用买可乐找的零钱给那小摊贩付了钥匙圈的钱,挺年轻的一小姑娘红着脸接过零钱,看着他们手里的钥匙圈:“啊呀,我也可喜欢那个,可爱极了!”又被另一个顾客招呼走了。


天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黑得越来越浓重。回到家里已经出了一身薄汗,尹昉便直接去洗澡了。洗好了出来时看见黄景瑜坐在沙发上捣鼓着什么小玩意,走近了看发现是那个钥匙圈,他正用认真的神情将自己的那一副钥匙小心翼翼地用这个小白兔的钥匙圈挂好。


随着黄景瑜把钥匙圈合好,尹昉终于开口了:“我以为...你只是说说,真的要带出去啊?”


黄景瑜还是那幅认真的神情:“当然要带出去啊,它那么可爱。”看着用柔软的白毛巾擦拭着自己头发的尹昉,舔了舔嘴唇,又补道,“像你一样。”


“少来。”尹昉已经开始慢慢接受年轻恋人将这个形容词加在自己身上了,虽然心里还是不大赞同,但已经不大会表现出明显的反对情绪。


黄景瑜拎起那串钥匙与视线齐平,眼神极其温柔,就像小白兔的毛,呼一口气就能吹开。他轻轻地说:“这样的话,出门带着它就像带着你。”


带着家门的钥匙,就像带着家。


一如既往地,没有说出来的话,他们都懂。


尹昉轻叹一声。


随着毛巾被随意地搁置在沙发靠背上,他们交换了一个带着夏季暑气与湿热的吻。



*



在外人眼中,黄景瑜因为工作的原因基本都在城市与城市之间奔波,房子也不是没有买,但他似乎也不太愿意称之为家。酒店对他来说比这个虚无缥缈的概念更加熟悉一些。


诚然,他也从来没有向人透露过假期自己会去哪里休息。这是属于他自己的世外桃源,即便人人志之也不曾得路。


鲜少有人知道,他并非日夜住在酒店,通过房卡找到休憩之地。他有一串随身携带的钥匙。一柄稍大,一柄稍小,极易让人直接想到家门,一道对着外面呲牙裂嘴反光示威的防盗门,和一扇接住了家里柔软灯光和饭菜香气的厚重木门。它们的组合是多么的有市井气息,多么的像一个家所拥有的稳重安心。


他是有家的。小韩信誓旦旦地说。他的眼睛里装着幸福。


串起两柄钥匙的是一个不起眼的钥匙圈。它不大适合黄景瑜,甚至还有些过于可爱。黑色的铁圈坠着他的念想,上部趴着的却是一只小白兔。


小白兔串着他的钥匙,被他放在口袋里。无论换多少裤子上衣,金属碰撞的声音总会坚持不懈的出现,好像长在他的身上。


一定有那么一间房,足够放得下两个人的生活,装得下寂寞与等待,也包得住温柔与甜蜜。会有一个人在家里等着他,等着他回来完整这个家。同时他也在等那个人,等着那个人完整自己,带着自己重新回到这个既不繁华也不清冷还稍带庸碌的城区,带着一身的烟火气,与他相伴。






End



小摊贩是我本人,在夜风中路灯下拍打着夏日的蚊虫吃着狗粮。(bu

这篇的🐳问题宝宝本鱼,问问问问问尹老师不嫌烦的。

评论 ( 12 )
热度 ( 3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