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蓝】Alphabet (D-G


所有对话请自己脑补白话…我说的出来可是打不出来…反正就是那回事了嘛(
深夜码字最幸福,可以熬到三四点顺便画点小画(。

【Date,约会】
两杯咖啡放在桌子的两端,与二十分钟之前唯一的不同是它没有再因为高温而冒出白雾。
“我们就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干,浪费下午的大好时光?”蓝博文撑着脑袋看着对面低头操作电脑的邵志朗,并且表现出了对用来打发自己的咖啡十分不耐烦的情绪,他用指节敲了敲桌子,“喂,别看电脑了,看看我,我比电脑好看多了。”
“浪费时光,嗯?”邵志朗抬起头看了蓝博文一眼,嘴角带笑,“我以为我们是在约会呢。”扬了扬下巴示意对方放在桌上早已冷却的咖啡。
蓝博文撇撇嘴,望向窗外,做出一副不想理人的姿态,嘴里却说着:“啊,喝杯咖啡就算约会啦。怎么说至少也要看个电影吃个晚餐吧?”
邵志朗听到这里,嘴角的弧度更加上扬了。他敲了敲键盘,然后把电脑放在了一旁。他站起身走到蓝博文身边,伸出了手。
“你干嘛啊。”蓝博文回过头,用一种半嫌弃半疑惑的眼神打量着邵志朗。
“赏个光陪我去看电影吗,我票都订好了。”


【Empty,空荡的】
其实蓝博文家里是很冷清的。
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住,而且面积那么大,他甚至想过腾一间房间出来专门放各种玩具。平时听他说话的也只有那些玩具超人,能给予他回应的唯一一个发声体就是那个架子鼓。
蓝博文在家里十分的无所事事,他想过出去飙车泡吧,但想到小英担心的神情,这个念头就打消了。平时下班回到家就叫个外卖,然后窝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找一部老片,一直看到自己在沙发上睡着,或者把自己泡在浴缸里随着水温的降低就这么睡过去。
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一觉醒来会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也不担心自己会淹死在浴缸里。他甚至不担心自己凌晨三点醒来如果饿了要怎么办。
因为邵志朗有他家的钥匙。
相对的,如果是邵志朗拉他出去飙车,不管小英多么反对,他都不会理会。
冷清又怎样,空荡又怎样,有你的地方便是繁华世尽。


【Firework,烟花】
蓝博文蹑手蹑脚的走到站在阳台上的邵志朗身后,突然把一条围巾绕到——与其说是绕还不如说是勒——邵志朗脖子上,毫无防备的邵志朗被拉了一个踉跄。
“新年快乐啊少爷。”
在邵志朗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之前,蓝博文已经跑进屋去和别人一起去欢度大年三十了。蓝博文把妹姐和文文拉了过来,毕竟邵志朗也在这边,所以妹姐的小饭馆在大年三十这天难得的打烊了。屋子里的暖色灯光和文文的笑声使这个家一改往常的冷清,热闹了起来。小英也过来帮手布置,蓝博文这时候看起来更加的孩子气,一边捣乱一边帮忙,把小英弄的哭笑不得。
“哇噻!是烟花诶!”一声巨响伴随着星星点点的火花把所有人都吸引到了阳台上。文文第一个跑出去,紧紧拉住邵志朗的手,既害怕又想看,躲在他身后伸出半个脑袋。
楼下的人仿佛被这一炮点燃了热情,都争相开始放起了烟花。一时间天空绽开了不同的颜色,明亮的犹如白昼,一朵火花在消逝的尾声为人们展示它的风华,随即被新的灿烂取代,所有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
所有人都仰着脸,被美丽的烟火吸引着,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邵志朗一手牵着文文,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蓝博文的手。


【Gun,枪】
邵志朗永远都是枪不离身的,毕竟干这行,可能走在大街上旁边的狗都想要你的命。
枪可以给他安全感,也可以给他保护欲。
是的,对蓝博文的保护欲。
他总觉得照顾蓝博文是自己的义务,是自己就该做的事,是天经地义的,就像当时蓝博文还是他的手下的时候,自己义无反顾冲回去救他。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习惯成自然。
所以一般都在保护蓝博文的他,有一天被蓝博文搭救了,他内心是拒绝相信的。
“你的枪…”
“随身带的啊,很奇怪吗?”
邵志朗摇了摇头,突然有点分不清一直以来究竟是蓝博文需要他,还是他需要蓝博文。



还是tbc.

评论 ( 5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