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hlin】三次Peter喊Jared“亲爱的”,一次他回应了。


又名:“亲爱的”的不同英语表达方式。
ooc和bug都属于我。没有文笔。蹲厕所时摸的小段子,随便看看就好。x
祝LA夫夫和我喜欢的所有CP情人节快乐❤️





1.
清晨的住所因为昨晚的party一片混乱,洗手间里传来吹风机的噪音和水流声,Carmen扯着嗓门在喊“Pindy!”听起来撕心裂肺。Peter光着上身,肩上搭着条米色的毛巾,不停地敲着洗手间的门。

“Jared!你到底在里面干什么!快半个小时了!”Peter觉得自己的眉毛再皱下去迟早有一天就会定型。

洗手间里没有任何回应,吹风机恼人的声音依旧,水流声还是波澜不惊。

“Jared?”Peter提高了音调,眉头皱得更紧了,“Jared are you alright?”

还是没有回应。

“Jared Franklin!”Peter直接把洗手间的门打开了,注意到浴缸里的水已经有满出来的趋势,急忙跑过去把水龙头关了,也就顺带看到了在热水的环绕下睡得安稳丝毫不知道自己可能下一秒就要淹死的Jared。他的呼吸十分平静,一点都不为Peter一连串私闯行为所动。

这么小的个子的确是有可能在自家浴缸里淹死的,对吧?Peter 这么想。

“Jared,醒醒。”

Peter伸出手晃了晃Jared,除了几声哼哼的鼻音一无所获。

“嘿。”Peter开始用哄的。他蹲在浴缸旁,看着另一个人的睡脸。此时的Jared是多么的平静,不是清醒的时候会跳起来拍他头喊他dickhead的混球,也不是喝醉时快要把他们的家(如果这堆破烂整理一下还能叫个家)拆了的恶魔。

“My dear...”

是的,只是Dear Jared。

“Ok fine you have some rest...”Peter站起来走向洗手盆,冷水很快模糊了他的视线,所以他应该没有看到此时Jared的微笑。

2.
“不行,不行Jared,我再说一次,明天要出庭,不行。”Peter一把抢过了Jared手里的遥控器。

“Peter——那是夺宝奇兵!你知道对我来说有多重要!”Jared马上跳起来蹲在沙发上向Peter伸手想把遥控器抢回来。

Peter手疾眼快地把电视关掉了并且把遥控器高举过头:“我当然知道,你还有珍藏版的DVD!但是明天要出——庭——”看着Jared摆出的puppy eyes他也横下心瞪着对方,“GO TO BED NOW.”

两个人对峙了很久,Jared先垂下了肩膀,故意拖着脚步啪嗒啪嗒地往卧室走去,嘴里还不停地叨念着Peter是个怎样的混蛋和他对夺宝奇兵的爱有多深厚——当然我们都知道。

Peter觉得又气又好笑,跟着Jared走到了卧室,撑着门框站在门口看Jared爬上床拎起被子打了个滚把自己包起来只剩下个头露在外面。

“Dickhead.”Jared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Peter笑了一下,把房间的灯关了:“Good night honey.”

没有任何声响,只有黑暗中闪着光的一双眼睛。


3.
Jared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女人,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要回家。

我只是个律师!不是三陪!

难得碰到自己稍微正经不想在外乱搞的日子,心里还是有点惋惜这样的美女自己不能与她共度良宵。

现在,他只想找个理由能离开这里。

直接说自己没兴趣没心情?这未免不太合适。

当他的电话响起时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看清来电人是Peter时他脸上的笑容扩大了,连忙摁下接听键就是Peter无比欠打的声音——但在此时听起来是无比悦耳的。

“Hey darling,你和我们美女证人的浪漫约会怎么样?”

Jared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女人,她的表情很明显不如刚才那么愉快,脸上写满了疑惑。

“Oh sweetheart——我是说——Peter,我马上就回来了。”

“...你刚刚喊我什么?”Jared几乎能想出Peter不论在干什么现在一定是愣在原地的动作,也许是在开啤酒?

“好的,好的,别担心babe,我这就走。”Jared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让自己笑得太开心。

Jared放下电话后那个女人的情绪很明显的不对了:“那是谁,Jared?”她看到了他手机上的来电显示,“Ultimate a-hole?”

“My boyfriend.”Jared仰头饮尽了高脚杯里的酒,“Sorry I gotta go.”无视了那个女人略有错愕的表情,他抓起外套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Sweetheart?”Peter发过来的消息让Jared乐不可支。

“Yes my sweetheart baby Peter :D”

Peter喝了一口刚开的冰镇啤酒,或者用灌的更准确些,难以置信地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一行文字和一个表情。

噢,他居然回应了。






end
2017.2.14

评论 ( 5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