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昉】Encounter




全是bug的点梗,完全编造,我流爱情。


这是一个在梦里相遇的故事。


请勿上升。







*


3:16 AM


黄景瑜醒了,但他没有睁开眼睛。他用手捏了捏鼻梁,深吸一口气坐了起来。电子表的夜光和没拉严实的窗帘之间漏进来的月光在较劲。


他做了一个梦。


做一个梦没有什么特殊的,任何一个梦都不会特殊。但是当一个梦重复出现,每个晚上以毫不讲理的姿态闯入你的睡眠,你会恼怒,你会对它开始感兴趣,你会去记住它。并不是只有噩梦才会给醒来的人留下印象,如果做一个梦足够多遍,而它也足够美,它就有了被人记住并用来细细品味的资本。


黄景瑜做这个梦做了很多遍了。在许多个夜晚被从梦境拉回现实,而却不瘟不恼,甚至想要努力去记住这个梦。


因为它很美。


梦境的开端是他最喜欢的一片海。沙滩上没有人,只有他。阳光很猛烈,在没有遮挡物的海滩上他像是行走的烤肉,沙子吸收了阳光的热量作用在他的脚底,阳光肆无忌惮地照射着他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他在出汗,他甚至能感受到汗珠划过脸侧堪堪坠在下巴边缘。


这是在梦里。


他享受着海风、阳光和一切。他沿滩向前走,直到他看见了一个人。


那人在跳舞。黄景瑜看不懂,但是他向他走去。那个人挥舞着双臂,迈动着双腿,肢体肆意伸展着,仿佛下一秒坠地,又掠过浪花直身而起。他的控制力令人惊叹,如同在水中一般,随波摇摆但是坚韧无比,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活动着四肢;也会突然停下,好像摔伤了一般,肢体完全静止,甚至让黄景瑜觉得这是个幻觉。他身着一件天蓝色的衬衫,下摆与衣袖随着身体的舞动和海风的吹拂翻飞,在他大幅度抡动手臂的时候就像带起一片浪花,又像拉起一片天空,将它做帆,在阳光的猛烈和海风的和煦中猎猎作响。他光着脚,踩着浅滩的海水,每一步带起的水花四处飞溅,在阳光下好像宝石,好像碎钻。纯白色的短裤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露出的小腿匀称有力,圆润的膝盖在宽松的裤腿下若隐若现,整个人在阳光之下仿佛被虚化,像是圣洁的天使将被召回天堂。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


黄景瑜走近了,他被不知是那人还是他的舞蹈吸引了。他想看清那人的容颜,想看清如此的美丽究竟是为何数次出现于自己的梦境。


无论他如何向前走,那个人似乎总是离他有一段距离。那人总是嘴角上扬,眼光有意无意在舞动的间隙扫落在黄景瑜身上。太阳渐渐爬高,阳光变的更加刺眼,视线被汗水模糊被强光遮挡,但不能阻挡黄景瑜对那人的好奇。好像总是看不清完整的容貌,总会有部分被飞舞的衣袖掩盖,被强烈的阳光虚化。他时而能看见那人的鼻梁、嘴唇、下颌线,甚至是衬衣领口下如隐若现的美妙锁骨,这些是如此的性感,却比不上那人的一个眼神。他的眼神落在黄景瑜身上,不带风流情动却千回百转,宛如携着惊涛骇浪涌向他,冲到了面前却为之平息。他能从这双眼中看到无数复杂却又清澈的情绪,对上时心跳声如鼓点渐大渐快,在快到不能再快时他却先离开,留下深深的一瞥和一个转身的背影。


他能从这一瞥中读到许多东西。


他越跑越快,却离那个人越来越远。海风在耳边呼啸,分不清是兴奋的嘶吼还是绝望的低鸣。他挣扎着看清了那人,不知是想象还是真的足够近了,他想把那双眼刻进心里。


那个人一边奔跑一边舞蹈,奔向太阳落下的方向。突然,他停住了,这是舞蹈最后的部分。一舞完毕,他转过身向黄景瑜深鞠一躬以表示谢意。
鼓点最后的重锤在心尖上弹了几弹。


天黑了。


黄景瑜停在原地,他知道他该醒过来了。或许这么美丽的东西,除了梦境之外,他不配拥有。


“但是他后颈中间有颗痣。”黄景瑜睁开眼睛,回到了床上。“我对天发誓我看见了。”








8:27 AM


黄景瑜带着口罩出门了。北京的空气过于糟糕,他很少出去这么溜达。但是近来的睡眠状况令他有些憔悴,甚至觉得天空都没有梦里的蓝。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今天的天空的确格外的灰,大早上的乌云就遮住了太阳,不让阳光轻易光临地面。


转眼间大雨就倾向了这座城市。早高峰的人群一下四处逃散,有人从容不迫地撑起雨伞继续赶路,也有人仅在一瞬便狼狈不堪。


黄景瑜显然不是出门会带伞的主。他三步并两步冲向街边,正好有一家已经开始营业了的咖啡厅,便躲进去避雨。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足够看到玻璃外雨幕中的人群。雨水冲刷着玻璃,像瀑布一样在面上涌动,模糊了窗外人群的轮廓。


玻璃窗外掠过一个不疾不徐的身影。他骑着单车,没有打伞,在雨幕中相较起行色匆匆的人们是多么从容。可是他没有伞。黄景瑜突然有一种想要冲出去为他挡雨的冲动,又想到其实自己也没有伞,便把自己硬生生摁回了座位上。


骑单车的人晃晃悠悠地向前行进着,玻璃上的水痕阻挡了黄景瑜想看清那人的视线。换了几次角度未果后正欲作罢,那人却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眼神,向后看了一眼。


一道清晰的水珠从玻璃窗外滑落,恰巧留出了一道精巧的空隙使黄景瑜看见。


那人仅仅只是向后一瞥,眼神甚至没有擦过黄景瑜,可那一瞥直直的撞进了他的心底。黄景瑜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震惊,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僵在原地。他的心又开始打鼓,咚、咚、咚,一下比一下厉害,比梦里更加有实感。


我认得那个眼神。他告诉自己。在梦里,看见过千千万万遍。


他猛地站起来。他几次起身的动作也引起了店里其他人的侧目,可是他没在乎。


他现在只想冲出去,拦住那辆自行车,拉住那个或许是(又或许不是)的陌生人。他有好多好多的疑问。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我为什么总是梦到你?你有没有梦到过我?


你的后颈正中央是不是有一颗很美的痣?


黄景瑜突然回过神。脑子里的疑问快要淹没他,梦里的美丽快要撕裂他。他终究只是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不知是过于震惊还是出于胆怯,他觉得自己被束缚住了,手脚动弹不得,却在微微的颤抖。他只能徒然地目送那辆自行车在雨中不紧不慢地远离。


雨小了。





5:04 AM


尹昉深吸一口气,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最近被一个重复出现的梦给彻底落实了。因为这个梦总是会让他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醒来,晚上就困的更早了。


他打了个哈欠,晃了晃脑袋,想把这个已经似乎无法摆脱的梦境甩到脑后。


但是那种温暖的感觉没法忘却。


梦里有个人,那个人就是整个梦的主体。场景总会是不同的,可是这个人总是会在自己身边。


那个人比尹昉高出几分,情绪也总是欢快的,像梦中刺眼的阳光一样,持续散发着光和热。他的笑容总是清澈无比的,热情总是外放的,从各方面感染着尹昉。


他很帅。尹昉不得不承认,这个看起来将近一米九的大高个,长得也是很阳光的。好看的眉毛,高挺的鼻梁,总是带着弧度的嘴唇,咧起傻笑时会露出一对小虎牙。尹昉知道,他的心一定是很柔软的。
在梦中,这个人陪他去过一切地方。他陪他爬雪山,在海拔四千多米的一片白色中握紧他的手。他陪他在草原漫步,在漫山遍野的绿意中肆意奔跑大笑,然后猛地在宽阔的嫩绿色草地上躺下。阳光使他睁不开双眼,那人也会回头笑得调皮又温暖,混着新芽和春雨的潮湿种在他的心里。


有时是冬季,出门时那人会替他系上围巾。在他气急败坏地试图解开他打的蝴蝶结的时候,那人会拿上外套和公寓的钥匙催促他出门,同时塞给他一个装满热咖啡的保温杯。


有时是清晨,两人并肩坐在窗前。尹昉看着他,仿佛看见了整个城市上空暖黄色的朝霞和楼房建筑的剪影。他是明亮的煦日,他亮得刺眼,晃得尹昉眼前一片迷蒙。


不知为何,这个人给了尹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让尹昉不感到孤独,但足以让他瑟缩。


这是一种名为家的温暖,名为家的感觉。那人从始至终都在他的身边,令人安心,拥有就像落在鲸鱼宽阔的背上的安全感。那个大男孩是这样的热情,让人生不出想要拒绝的念头来。


尹昉下意识想要抗拒,却发现自己早已熟悉了这种温暖,无法摆脱这种如同困境又如同救赎的感觉。不可否认的是,他是期待的。他期待着有人能够陪他看尽世间的美景,成为他生命中的山川与河流,最后带着烟火气与他同降于人世,守着他们的一方天地,拥抱从今往后的日出日落。心底隐秘的愿望在发了芽之后就开始得寸进尺地疯长,他只好跟着这只鲸鱼,在独属于他们俩的海洋里沉浮。


而他一直陪着他。


恍惚间,他好像闻到了那人身上,有鲜煮咖啡的味道。




6:57 PM


偌大一个北京城,几千几万个便利店。


偏偏就是这一个,他们终于相遇了。


虽然相遇的场景和动作没有电视剧或者爱情小说里那么浪漫,也没有应有的梦幻,黄景瑜还是认出了他。


他拿着冷柜里最后一罐苏打水,抬眼看向和他争最后一瓶水的人。


尹昉也愣住了。


他们俩人的手都停在半空,一只手拿着苏打水,另一只没有。


黄景瑜开始打量这个比自己矮上许多,年龄似乎也很小的男人。他看到他眼皮上那颗痣,接着脸颊一颗,唇边一颗,下巴一颗。他微张的唇看起来很柔软,也许我有机会吻他。黄景瑜不合时宜地想道。他有些愣神,被眼前人的美貌所惊叹。


尹昉无意识地打量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孩。他的身上有阳光的气息,有些许咖啡的醇香,还有不知为何傻笑而露出的小虎牙。他有点高,接吻的话我要不要踮脚。尹昉不合时宜地想道。他有些走神,眼前人有种令人安心的感觉的让他神往。


黄景瑜吞咽了一下,迅速伸出自己的手:“你好我叫黄景瑜!”


尹昉有些措手不及,用另一只没有拿着苏打水的手握住了黄景瑜伸过来的手:“尹昉。”


两个人对梦中的一切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


“先交个朋友吗?”


两个人都没有质疑来自梦中的情感是否可靠。


给一罐苏打水付了款,他们肩并肩走出了这家便利店。




11:30 PM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end






越写越流水...不知道写的是啥,也不知道表达了什么。可以认为是很多不同日期的不同时段,也可以认为是完全在一天之内发生的。


他们都梦到了自己最想拥有却连爱都不敢爱的东西。黄景瑜追求又躲避的艺术和美,尹昉期待又害怕的陪伴和家。


整个故事的主旨就是:两个人在梦里爱上了对方,可是现实中却没有相遇过,碰上面了之后就因为托过的梦而一见钟情。


...我知道很扯淡,我也是不大相信这些的。但是我知道有一个真实案例,一男一女,分别住在北京城的东头和西头,谁也不认识谁。某一天却在中城碰了面,朋友们怎么也想不通仅见了一面的两人就这样开启了长达一生的爱情故事。他们在梦中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结婚,已经一起度过了许多岁月。


“你信命吗?”


“我信你。”









评论 ( 8 )
热度 ( 6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