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Q】007失踪的26天




私设暴多,ooc和bug全部属于我都是我的锅。qwq
大概就是一天一个人的视角吧,26个字母26天,除了M和Q其他都是私设,私心会有很多cp。Q Branch应该改名叫Gay Branch(被打死

一点小段子,随便看看。







Day 1
A看到自己的上司用脑袋砸着自己的宝贝电脑,桌上的马克杯里的红茶几乎随着桌子的剧烈晃动溅出来。


他看着大屏幕上停在那里的小红点,意味着007特工失去了信号的小红点。自从警报声响起以后,这大概是Q最安静的时候了。安静的进行着某种害人害己害电脑的自残行为。


你到底去了哪里啊...听着Q那个聪明绝顶的脑袋一下一下用力敲着桌子的声音,A发自内心的感到绝望地想道。



Day 2
Q背着手快步地在部门里穿梭,嘴上不停的指挥着,天知道这两天的中央处理器有没有超负荷运算。


B好不容易空出一只手,拿出嘴里的棒棒糖使自己可以顺畅呼吸,然后用手肘戳了戳A。看着Q恨不得把每个电脑都掀起来看看有没有007的踪迹。


“我觉得头儿简直就是在我们电脑和机箱的缝隙间找他的人。”而不是网路上。



Day 3
这几天因病请假在家的C感到不得安宁。他吃过药以后准备躺在床上休息会,抬眼的时候无意间瞟到了一直亮着的手机屏幕。几次尝试坐起来去够手机未果之后,自暴自弃的把自己又扔回柔软的床铺里。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回想着自己并不好的视力看到了些许手机上显示的讯息,大概和00特工有关?没来得及细想,便在过高的体温中昏睡过去。


他头痛的要炸了,他的手机也快要被打爆了。



Day 4
“Coffee or tea?”D拿过桌上空着的马克杯,原本洁白的杯壁上已经有了星星点点干了的褐色污渍。


“Whatever.”Q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地说。然后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好,把嘴里叼着的铅笔吐了出来。“糖多点就好。”


反正MI6的茶水间里没什么好东西。他看着那个头发胡乱扎起的年轻女孩拿着他的马克杯走出办公室,想道。



Day 5
E觉得这几天部门的气氛太压抑了,所有人都闷不作声地工作而且Q根本不给他们休息的机会。


连抽根烟都跟做贼似的。E嘟囔了两声,把烟掐了,然后认命般的和不知道是自发来找他还是被Q派来拎他回去的F走出了吸烟区。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E伸向F腰部的手又被拍了一巴掌,可喜可贺。



Day 6
F皱着眉头认真地查看着桌面上的文件,有时抬起头来看看007的追踪装置有没有新的动向。


没有。


他叹了口气,不是因为没有消息而担心Q的情绪(当然还有特工的性命),是因为E又一脸笑嘻嘻地凑到了他的面前。


“...哪远滚哪。”当然这么高的工作压力下没人知道这个办公室里有两个人偷偷的交换了一个吻。



Day 7
一声刺耳的电话铃让整个闹哄哄的部门安静了几秒,然后继续吵闹。G的表情就像踩了屎一样,小心翼翼地在手机屏幕上滑了一下接听键。


手机里传出一个女人愤怒的咆哮,质问着他这么多天都不回家是干嘛去了。G不禁觉得有些头疼。他揉着自己的眉心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夫人并且保证今晚一定会回家吃饭。


挂了电话以后,他踌躇地敲开了Q办公室的门。收获了一对深深的黑眼圈下一个同情又纠结的眼神,和一打文件。


“完成这些就能回家陪你的妻儿了。”Q疲惫地抓了抓自己许多天没在意过的下巴,胡茬有些扎手。“顺便好好休息一下。”



Day 8
刚刚从飞机上下来的H看到自己的终端有那么多自己部门的消息,差点吓得把手机吃下去。


原以为自己出完这趟任务就可以安静的休息几天了,没想到脚还没着地呢又被紧急召回。


H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在心里诅咒了那个失踪的00特工几千次,但还是看在Q亲自打电话过来的份上在机场门口拦了一部计程车。



Day 9
I冒冒失失的冲进了Q的私人办公室,刚想说话,张开嘴但硬生生的把音节吞了回去,然后蹑手蹑脚地从房间里退出来,尽可能轻柔的关上了门。


坐在门口的几个同事都投来疑惑的目光,I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前,示意他们。


一周以来不眠不休的头儿睡着了。


所有人都放松地呼出了一口气,纷纷开始做他们平时have a break时会做然而这个星期完全没有机会做的事,但是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吵闹,甚至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Day 10
“你说什么?!”Q这时候的怒气不亚于他刚得知007失踪的时候。M给他分配了新的协助任务,这意味着他不能全心全意地负责寻找失踪特工这项任务了。


整个部门的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胆战心惊地听着Q发泄他的怒火。然而情况慢慢开始失控了,Q眼见着就要骂出与M不可描述的字眼了。这时,J塞进他嘴里的一块巧克力曲奇拯救了整个部门的耳朵。


所有人震惊地盯着还没来几天就敢以下犯上的J,他只能耸耸肩回应他们的目光。


Q很明显被这块甜蜜的曲奇安抚了,虽然嘴里还在喋喋不休,但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拖着不太乐意的步伐,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Day 11
K皱着眉头紧闭着眼睛从海洋一般舒适且宽广的床铺上挣扎着坐起来,用不小的力度摁下接听键并开了免提。


“妈的...兄弟啊我休年假呢你能不能...长官!”


他瞬间清醒过来并且挺直了脊背,好像现在他就面对着Q一样。


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听任务进程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发现自己只穿了一只袜子的时候,K已经站在公寓门外了。


“...妈的。”



Day 12
L皱着眉头打了今早第十二个呵欠,寻找特工没有半点进展,与此同时还要协助004和009的任务。


好无聊。


他开始期待第十四天的到来。整整两周的失踪足以宣告死亡了,更何况追踪器停下时的枪声是那么的近在咫尺,犹如耳畔。


不过作为在这个部门里呆的时间最长、既没被解雇又没有出过事故的员工,过得这样安稳,大概外勤特工死亡与否都与他无关吧。


根本没什么好在乎的。



Day 13
M抓了抓自己就快要不存在发际线的脑袋,对着面前的文书报告。


明天就是007失踪第十四天了,要不要今天就把讣告写好算了。他搓了搓脸,想到那个年轻的军需官一定会怒气冲冲地阻止他发布并且一字一句地告诉他,James没有死。


James。他的语气就像这是他的信仰一样——如果他有的话。


M把脸埋进双手之间,深深的叹了口气。


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Day 14
“长官——”“不。请你出去,我不会听,也不会同意发表。”


N眨了眨她的眼睛,看着焦虑不安在不停快步走来走去的Q,垂下了眼帘。


第十四天了。


“长官,他们告诉我003殉职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但他和007的体质检测报告结果是不相上下的。”N冷静的将文件放在了Q的办公桌上,紧紧地挨着他的电脑。“打扰了。”


没有理会Q微微有些错愕的眼神(不知是因为得知她与003的关系还是因为003的状况和Bond相像),她转身走出办公室门的时候用力揉了揉自己有些湿润的眼睛。



Day 15
Q branch又在一片闹哄哄的混乱中迎接了新的日出,似乎与往常有什么不一样,但什么都一样。


O困的不省人事,但在咖啡因的持续刺激下没法安心合眼,于是打算看看还有什么工作还可以做的。
他看着电脑桌面上不同的文件夹,无所事事的一个个点开,又关上。


其他有指挥任务的同事们发出此起彼伏的指令,002,004,005,008,009。


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Day 16
P用中指和食指的第二个关节狠狠地敲了一下L的后脑勺,让他把那副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样子收起来。L耸耸肩表示自己做不到。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呢?”P忿忿地靠回自己的椅背上,“那么自我中心,那么冷淡,那么——”他挠着自己的头发,想着合适的词来怼这个令人讨厌的现实主义者。


“因为那些事与我无关啊。”L的眼睛从始至终就没有移开过屏幕。


“那你就不能尝试着参与一下吗?”P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腹诽着自己当年是眼瞎了还是脑子进水了才和这个欠打的男人在一起了。


“What's the point?”L终于抬起眼看了他一下,拉过他的领带使他身子向前倾,在他嘴角留下一个吻,轻声说道,“Just one day less to be living.”



Day 17
这是半个月以来Q branch第一次按时放人下班,让他们赶在被伦敦的雨浇得湿透之前赶回家,真正意义上的吃一顿晚饭,洗个热水澡,好好的休息一晚,即使第二天早上八点他们又会出现在同一间办公室里。


所有人都离开了以后,Q也站起身,看着窗外楼房的灯一点一点的亮起,他才如梦初醒地开始收拾东西。


这间办公室乱糟糟的,大概除了去洗手间,这半个月来他就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自嘲道像个颓废的大龄青年的破公寓,又情不自禁地对自己发问,要不要回家看看呢?看看在任务开始前就被寄养在邻居家的Bobby和Jimmy是不是还那么精力过剩(Bond 的地位什么时候已经高过这两只小可爱了呢?),看看冰箱里的食物有没有坏掉,看看干净整洁的床铺是不是已经落灰。


回家?这个词让Q愣了一下,旋即带着笑摇了摇头,继续收拾东西。


没有Bond,那只是一间公寓而已。



Day 18
R一大早来到办公室里就被黏在一起如漆似胶的L和P闪瞎了眼睛。嘟嘟囔囔地打开电脑坐下,看着屏幕上的大胸美女,想到这个国家的性向怕是要靠像他这样的人拯救了,感觉内心升腾出一种责任感,暗暗地握了握拳。


在去茶水间的时候路过吸烟区,又看到了E和F。我是不是该提醒一下F关于他吸烟有害健康的主张。R无精打采地想。


工作期间无意瞥到了Q的办公室,虽然他的长官很忙,但最大的那块屏幕依然放着关于那位生死不明的特工的信息。


深深相信着爱情的R绝望地看着屏保上的大胸美女,深深地叹了口气。


S什么时候才会愿意和我约会啊?



Day 19
S不耐烦地用手指敲着方向盘,把头探出窗外看了下前方的路况。尽管这是每一个上班族每天都要经历的高峰期但S始终不能感到理所应当。


皱着眉头但还是随着车内播放的音乐抖着腿,抬眼看了下窗外一个不留神大长腿就差点磕在方向盘上了。


“Aston Martin!?”


倒吸一口凉气揉着自己的膝盖又忙不迭把头伸出窗外,这次看的可不是路况了。S用力瞪大着眼睛想弄清楚刚刚那一抹转瞬即逝又高调的银色是不是幻觉。


“…要…要不要告诉头儿呢。”


Day 20
刚从武器库走出来的T被H和I拦了下来并被邀请晚上一起去酒吧灌两杯。T以极高的自制力挥手拒绝了。


“你真无趣。”H走之前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


目送走了两个闹腾的人,T转身检查了一下,准备打卡下班。这时研究台上有些什么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一个已经被拆成零件面目全非的手枪,但依稀可以辨认出是PPK,带有掌纹识别系统。


T想起今早一反常态在他面前跺着脚下8cm高跟鞋却语无伦次的S。


我靠。T想。



Day 21-23
U、V和W在工作期间不务正业,是真正意义上的不务正业,被Q逮到了,被罚了一堆paperwork且期限为三天。


他仨抱团痛哭了一天半,打了一天游戏,最后半天拼上了自己的命。



Day 24
X尽职尽责地核对单位的采购需求和报销额度。在这个无法无天的部门,上限,是不存在的,下限,是没人要的。


没日没夜地对着组成数据帝国的数字,许许多多花销条目,有很大数目采购装备的,也有几分几厘偷着买零嘴的。X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眯着眼凑近了电脑屏幕继续干活,瘪着嘴无声地抗议道:我也是人啊!


又是一条消费记录蹦进来的时候,X是满脸逆来顺受,再仔细一瞧,这卡号怎么这么眼熟?


持卡人一栏赫然写着那名已经宣告死亡的007特工的大名。



Day 25
Y对着镜子匆忙地耙梳自己的头发,熟练地将辫子编好,抓起手提包冲出公共厕所,融入了伦敦地铁令人痛心的晚高峰人流。


Y的个子也不高,在人流的冲刷挤压之下勉强站稳,获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难得下班之后没有被留下来加班,这样想想晚高峰挤地铁和赶末班车相比还是件幸福的事呢。Y这样想着,微笑着踮了踮脚。


就在她低下头愉快地看自己脚尖的时候,错过了从她眼前一晃而过的西装革履的金发绅士。



Day 26
窗外高楼林立,缝隙中视线所及的一小片天空被夕阳霸占,硬是要将死灰色赶走,这可以说是伦敦难得的好天气。


Q一边慢吞吞地收拾东西一边算计着还有多久会有人走过他办公室的那道门。当他拉上电脑包的拉链时正好听到了精致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向他靠近。Q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捞过椅背上的大衣,看都不看刚进门的男人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你有许多事情要向我报告。”


他回来了,这个故事可以告一段落了。


什么?你问Z?


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可不是好事,因为你的脑子不太清醒,撞到人也不一定会道歉。


Z亲身经历了实体撞击MI6明星特工,并在愣神中没有向他道歉。


他看着那个男人闲庭信步地向长官的办公室走去,脑海中不合时宜地想起了这过去的一个月整个部门受的气吃的苦,还有今天上午看到的惊奇一幕。


说是惊奇,倒不如说是惊吓。Q可是真的在身体力行地为自己的下属每天制造新的奇迹。检测器开始疯狂响起警报,整个部门在一瞬间的凝固沉默后爆发出一阵欢呼。带着耳机一脸茫然的Z抬起头来看到的...是自家长官从办公室里冲出来,一幅非常,搞笑的画面。


Q几乎是一瞬间出现在了显示屏前,跳得高高的,脸上喜怒并行的骂着:“你他妈的还敢回来!”


整个部门在找到特工的狂喜之余也被长官的豪放旷达所震惊。离显示屏最近的R第一反应是查看麦克风是否开启,如果是开着的,那恐怕是真切地落实了皆大欢喜。










end
2017.5.31

评论 ( 4 )
热度 ( 78 )